玉屏楼小说网 > 夜心万万sj >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本书标签: 夜宋  avcool  占有姜西香 鱼不语免费阅读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因为张丽萍的家长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看不上她儿子,所有尤母对张丽萍的意见也很大。

    当年他去风岭请徐成斌的时候,尤礼母亲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他终究没能让妻子亲眼看一场徐成斌的戏。

    *

    “这旦角流派分为袁王傅戚张金吕七个派系,生角则分为徐尹范陆毕张六个派戏,越剧在上海比较兴盛的原因还要从1917年说起,那时候小歌班的艺人决定勇闯上海,经历过好几次失败之后,才站稳了脚跟。”

    尤礼撑着下巴听徐放介绍。

    “你知道浙江小百花越剧团么?”

    尤礼点头,她有听过。

    “浙江小百花的茅威涛前辈是父亲很敬佩的一个前辈。”徐放笑道:“她唱尹派小生,我也一直以她为偶像。”

    徐放说起前辈的时候,眼里流光溢彩。

    尤礼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他。

    尤礼还缠着徐放让他教了一阵子越剧,但是她发现,自己的确没有这个天赋,于是果断的放弃。

    她只需要给予他最好的支持就行了。

    尤礼叫上陈子冯朱,开了个武馆,兼教能防身的格斗术。

    生意日渐兴隆。

    日子过的很快,十月份的时候,尤礼收到了周渡的婚贴。

    即将跟他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孩姓段,据说她在经营互联网企业。

    不过这回不是相亲结婚,段姑娘是在医院认识周渡的。

    一来二去的相处,也就相处出感情来了。

    参加完婚礼,尤礼和徐放回了公寓。

    徐放在洗澡,尤礼躺在沙发上端着手机打游戏,满客厅都是游戏里的音效。

    徐放换了件白T黑短裤,头发擦的半干,他蹲在尤礼的身后,伸出手去摩挲她的脸蛋。

    尤礼仰头,手机被男人抽走,他绕到沙发前,大手抚摸着她的额头。

    “礼礼。”

    尤礼被他称呼的一愣,可能是她的名字让人不太好少个姓的称呼,所以无论是旁人还是徐放都是叫她尤礼的。

    这声礼礼入耳,浑身都酥了。

    她舔了下唇,微微侧身,乖巧的看着他的眼睛。

    徐放掌心覆上她的眼睛,然后低头将唇凑到她的耳边,“特别,特别喜欢你。”

    “想和你结婚,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尤礼登时就不敢呼吸了。

    徐放笑了笑,目光落在她的手上,尤礼感觉到徐放捏住了她的手,随后将什么东西套在了她的无名指上。

    尤礼:!

    妈妈,她好像被求婚了。

    啊啊啊啊啊啊。

    徐放的手缓缓离开尤礼的眼睛,问:“尤礼,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尤礼同意了。

    年后,国海越剧团时隔半年接到了第一次表演邀约。

    范宜君他们激动的一天一夜都没睡着,几个稍微年龄小的都没绷住抱在一块哭。

    和每次一样,由林逢昌负责大大小小的事宜。

    出发的前一天,程香香找到了徐放,俩人大概很久没说过话了。

    “师兄。”程香香做了个决定,“等这次表演结束后,我就不做这行了。”

    “为什么?”徐放多少能猜到原因。

    程香香低下头,捏着自己的手指沉默了一会,才回,“师兄。”

    第一次见徐放,是来剧团找叔叔,徐放那个时候比她高一点,不爱笑,也不爱说话,是她见过的长得最好看的男孩。

    后来男孩长大了,她也长大了,她开始不想和他做朋友了。

    可是他有尤礼了。

    程香香深吸了一口气,憋住眼泪,“我妈说了,我在剧团找不到男朋友的,我一想觉得还挺有道理,所以啊,我打算去外面闯闯。”

    “我尊重你的决定。”

    徐放其实很想留下程香香,她是个很好的越剧演员,换行的话很可惜。

    “香香,想回来的时候随时回来,这永远是你的家。”

    程香香重重点头。

    她几乎一夜未睡,早上的时候恍恍惚惚的跟着剧团的人上了车,徐放有过来送,隔着车玻璃程香香往外看,忽的就鼻子一酸。

    师兄,再见啦。

    剧团外,停着一辆黑色的车,车玻璃上贴了膜,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驾驶位上,男人额头趴在方向盘上,嘴里叼着支烟,他一动,烟灰簌簌的往裤子上掉。

    他是来跟徐放道歉的,但是他不敢进去。

    恶霸端坐在院子内,旧的毛发脱落,一身崭新的毛又亮又密,整个狗虎虎生风。

    它瞪着狗眼往外看,这气味非常熟悉,经常跟它主人同床的那位。

    恶霸突然竖起耳朵,听到了门开的声音,随后它听到了徐放的脚步声。

    恶霸顿时拿出横扫千军的气势甩起尾巴,将尾巴后的地面扫出一块干净的扇形。

    徐放蹲在它面前,给它添了粮食和水。

    恶霸冲门外叫唤一声示意有人之后开始胡吃海塞。

    咚咚,外面有人敲响了车玻璃,肖酒猛地抬起头往右看,徐放站在那,目光平静,

    肖酒嗓子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要死,惭愧的要死,他手残的放下了车窗,后又觉得自己是来道歉的,他在车里徐放在车外,这多不礼貌。

    于是肖酒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他紧着将嘴上的烟吸了两口后拽下来拿在手里,手垂在身侧。

    这阵子他去探望过养父母,因为他干的蠢事,他亲爹真的动怒了,将他踹出来自力更生。

    徐放一言不发,肖酒觉得空气好像都不流动了,他这位发小就是这样,小时候就是个面瘫,学了戏曲后好了不少,但是他生气的时候 比小时候还要吓人。

    肖酒深吸一口气:“徐放,我……”

    徐放:“行了,进来吧。”

    肖酒要哭了,他发誓自己以后一定不干混蛋事。

    肖酒跟在徐放身后,颠颠的说道:“我好几个朋友,想给自己孩子在放假的时候报点兴趣班,我一听就立刻想到了你这,暑假的时候你这忙吗?缺不缺人?缺人的话我也可以帮忙的。”

    他可以打杂,反正他现在被他爹赶出来了,正好在徐放这里打打工。

    “咱剧团里要是缺点什么了,你随时跟我说,都包在我身上。”

    虽然他爹把他踢出来了,但是他还有小金库。

    肖酒一脚迈进了门槛,手欠的对着恶霸的大脑袋疯狂蹂躏,又紧跟着徐放的脚步进了屋。

    “你和尤礼什么时候结婚啊?婚礼场地婚礼策划婚礼主持都都能办。”

    他的份子钱要忍不住的给了。

    “徐放,我还是得跟你道个歉,我对不起你。”

    徐放停下来,肖酒也终于把话说了。

    话说完,心中的郁气也散了。

    徐放回身,“我原谅你。”

    肖酒激动死了,上前给徐放来了个熊抱。

    “那咱中午聚聚,叫上尤礼,香香,宜君。”

    徐放沏了杯茶,“剧团有演出。”

    肖酒懂,打心眼里高兴,“那就尤礼咱仨。”

    徐放将茶杯往他面前一搁,“谁跟你咱?”

    “……”

    肖酒厚着脸皮跟徐放一同去了尤礼的武馆,他还是头一次见尤礼真人。

    挺漂亮,和徐放也很般配。

    “你好,我是肖酒。”

    他对尤礼自我介绍。

    尤礼看了一眼,伸出手回握,“尤礼。”

    肖酒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尤礼这笑容不太对劲儿。

    中午吃饭的时候,肖酒被尤礼灌趴了。

    尤礼磨着牙根,终于解了自己心头之恨。

    徐放将肖酒扶上车,车一路行驶进剧团大院,徐放将肖酒放倒后出了门。

    去了尤礼那。

    大院的的空房很多,尤礼来的时候就给她收拾出了一间。

    尤礼个性就是拘不住的那种,布置的房间自然也是像了她。

    一张大床占据半壁江山,粉色的梳妆台上摆满了瓶瓶罐罐。

    书桌上放了台电脑,电脑桌面是她最近迷上的一位小鲜肉。

    按尤礼的话说,这是她的墙头。

    尤礼正坐在毯子上,双臂撑在书桌上,看电视剧,听到徐放的脚步声后回头,徐放已经来到了她的身后坐下来,结实的双臂拢住了她细软的腰肢。

    徐放将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的侧脸。

    他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怎么这么爱记仇?”

    “你记着就好。”尤礼下巴压住他的手,威胁道。

    徐放失笑,亲了亲她的耳朵,“知道了。”

    他按了电脑的空格键,将视频暂停,然后双手环住尤礼的脖颈。

    “尤礼,我考考你。”

    “你说。”

    “浙江小百花越剧团是什么时间正式成立的?”

    尤礼沉思,“84年……”

    几月来着?啊,她在书上看过一眼,就是没记住。

    “5月21日。”他的声音低沉惑人。

    尤礼点点头。

    徐放:“那不如今年这个日子,我们把证领了吧。”

    尤礼明白过来,他这是在这等着她呢。

    徐放将人给转过来,捏了把她的脸,“答应不答应?”

    尤礼笑,“要我答应也可以,但是你得先办件事。”

    徐放:“你说。”

    尤礼捧着他的脸,认真道:“我想听你唱戏。”

    给我一个人唱。

    肖酒翻了个身,眼睛紧闭,睡得昏天暗地。

    恶霸趴在地上,耷着眼睛也渐渐有了困意。

    书香古朴的大院内,隐隐从房里传出旦角的声音来,他唱:“宜嗔宜喜春风面,翠钿斜贴鬓云边……”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上一章:宦妻 白芸 67194线路1(点击进入)手机版 最新章节 下一章:紧身衣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