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楼小说网 > 真千金下山了 一碗叉烧 > 97isese
本书标签: 军婚诱宠  万能修改器孕妇篇  天火大道     

97isese:

97isese

97isese    “这是哪里?”

    一觉醒来,寸头青年头有些蒙圈,看着周围尽显奢侈豪华的房间,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的。

    “哥,您醒啦?”一旁早就醒过来的美女娇滴滴的贴身过来说道。

    “嗯?”寸头青年这才发现原来房里不止他一个人,昨晚那个美女也留下来了。

    拍了拍额头,寸头青年顿时想起昨天晚上的一些事情了。

    不过他也只记得后来跟何华文一起喝酒,然后一起过来酒店,之后的事情记忆就有些模糊了,隐约只记得他们好像一起过来酒店开了房。

    想到这,寸头青年顿时对着身旁的女人问道:“昨晚跟我喝酒的那个男的去哪了?”

    女人娇滴滴的应道:“应该就在隔壁房间吧,昨晚您给开了两间总统套,他们应该去另外一间总统套。”

    “啥玩意?”寸头青年一脸懵圈的说道:“什么总统套?”

    寸头青年内心顿时有些慌乱了,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总统套房啊,您昨晚开的房间啊!”女人一脸崇拜的说道,只以为寸头青年是喝多忘记了这事。

    可寸头青年听到这话直接就慌了,他刚才还以为这是何华文给他开的房间,没想到这是他自己开的房间。

    而且总统套这个名字,他可是一点也不陌生,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来着,他可没少听过总统套房的高价消费。

    咽了一口唾沫,寸头青年有些紧张的问道:“这总统套真是我开的?”

    “真的啊,票据还在您兜里呢!”女人一脸无辜的应道,她这会也看出事情好像有些不对了,毕竟寸头青年这会脸色着实有些难看。

    听女人这么说,寸头青年立马就从床上蹦了下去,在地上杂乱的衣服堆里找到了他的裤子。

    当从裤兜里掏出那张皱巴巴的票据时,寸头青年内心顿时一咯噔,拿票据的手也止不住颤抖了起来。

    当看清票据上的金额数目时,寸头青年顿时瞪大了眼睛,使劲的张了张嘴,最后才一脸茫然的开口问了句:“一间总统套要三万八?”

    现在就是傻子都看出情况有点不对劲了,女人这会大气都不敢喘,只能朝着寸头青年点了点头。

    得到确认后,寸头青年顿时全身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玛德,一间三万八也就算了,还他么开了两间,七万六就这么直接没了,寸头青年这会都欲哭无泪了。

    这要是再加上昨天晚上三万多的酒钱,这套门

    坐在地上缓了一会,寸头青年这才缓过神来。

    他这会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花这点钱能跟何华文搭上关系也值了,说不定以后等他靠上何华文能挣得更多。

    对,有舍才有得,千金散去还复来,寸头青年顿时也就看开了,随后便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看着躲在床上瑟瑟发抖的女人,寸头青年面无表情的说道:“昨晚另外那个人在哪个房间你知不知道。”

    “知道知道,他们就在走廊那边,我可以带您过去。”女人紧张的说道。

    看着寸头青年有些神经质的举动,女人这会早就吓得惊慌失措了,她还以为寸头青年脑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来着。

    “嗯!”寸头青年点点头,缓缓说道:“起来穿衣服,带我过去看看。”

    说完寸头青年就自顾自的穿起了衣服,而女人也紧跟其后的找寻自己的衣服穿了起来。

    穿戴整齐后,寸头青年这才跟着女人来到走廊。

    “大哥,就是这间了,我昨晚看他们就是进了这间房。”女人指着面前的房门说道。

    寸头青年沉吟了一会,顿时上前按响了门铃。

    可是连续按了两分钟,里面都没有人回应,这让寸头青年顿时皱起了眉头。

    难道是还在睡觉?

    可也不应该啊,就是一头猪在睡,这会也能听到门铃的声音了。

    就在这时,一个服务员从隔壁房间推着打扫工具走了出来。

    寸头青年顿时喊了一声:“服务员,你过来下。”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服务员有些疑惑的问道。

    寸头青年说道:“我朋友在里面,可是我按门铃都没人出来开门,是不是门铃坏了。”

    “里边那位先生已经退房了呀!”服务员诧异的说道:“刚才我才从里面打扫卫生出来的。”

    “退房了?”寸头青年愣住了,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对啊,一个小时前就退房了。”服务员平静的说道。

    “什么玩意啊?玛德!”寸头青年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双手使劲的抓扯头发,整张脸都扭曲了。

    花了十几万,连何华文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拿到手,这要是能接受才怪了。

    一旁的女人看到寸头青年这个模样,顿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

    要不是钱还没有拿到手,她都想直接离开了这里了,实在是这会寸头青年面色有些吓到她了。

    一旁的服务员也有些害怕,可是本着客户至上的理念,还是关心的询问道:“先生,您没事吧!”

    忽然!

    寸头青年抬起头,双眼发红紧紧盯着服务员,开口问道:“我那个朋友有没有留下什么话给我。”

    “好像没有吧!”服务员呢喃的说道,不过看到寸头青年那双眼通红的眼睛,顿时开口接着道:“要不我帮您问问前台,说不定您朋友在前台那里给您留话了。”

    听到这话,寸头青年就像是在黑暗中忽然看到光明一样,激动的抓着服务员的肩膀说道:“马上,你马上帮我问问。”

    “好的,我这就帮您问,不过您能不能先把我放开!”服务员惊慌失措的说道。

    “呃,不好意思,我比较着急。”寸头青年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赶忙放开了手。

    服务员被吓了一跳,也顾不上再跟寸头青年瞎掰扯了,赶忙拿起身上的对讲机呼叫起了前台。

    可是等服务员跟前台沟通后,也确认何华文没有留下任何话跟物件。

    而寸头青年就站在服务员旁边,一听到对讲机传出前台说的话,瞬间就全身无力了。

    “玛德,完了……”寸头青年这会直觉得天旋地转,双眼发黑。

    白白花费了十几万,到头来什么都没捞到手。

    寸头青年是越想越气,直接一脚踹倒了一旁的一个垃圾桶,随后还不解气的使劲踹了好几脚,直接把这个垃圾桶踹得面目全非了。

    发泄了好一会,寸头青年情绪这才慢慢的稳定了下来。

    而旁边的女人跟服务员早就瑟瑟发抖的躲到一旁了。

    不过服务员虽然害怕,但刚才还是通过对讲机呼叫保安过来了,所以当寸头青年停下脚的时候,四五个酒店保安已经从走廊尽头冲过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一个大堂经理。

    二话不说,几个保安就一拥而上把寸头青年围住了。

    寸头青年这会虽然情绪已经稳定了一些,但这会还在气头上,一看到几个保安围住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给我让开。”寸头青年恶狠狠的说道。

    虽然寸头青年一脸凶狠,但保安人数众多,所以大堂经理等人也不是那么害怕。

    只见大堂经理不急不缓的说道:“先生,您要离开可以,不过您损坏的这个物件需要赔偿了才能离开。”

    听到这话,寸头青年直接瞪了大堂经理一眼,不过看着周围虎视眈眈的几个保安,他也只能认怂了。

    “多少钱!”寸头青年沉声说道,同时把裤兜里的钱包拿了出来。

    “五万元。”大堂经理缓缓的说道。

    “多少?”寸头青年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同时眼睛也瞪得大大的。

    大堂经理也看出寸头青年的疑惑,毕竟一个垃圾桶价值五万元,确实很难让人相信。

    不过这还真不是大堂经理弄虚作假,这个垃圾桶还真是价值五万元,是奢侈品牌里的艾玛仕垃圾桶。

    所以大堂经理还是耐着性子给寸头青年解释道:“先生,您踹坏的这个垃圾桶,是艾玛仕奢侈品,确实价值五万块,不信您可以自己上网去查查看,或者找人鉴定真假。”

    看着大堂经理那严肃的表情语气,寸头青年顿时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口干舌燥的开口说道:“你们酒店他么有病啊,一个垃圾桶用这么贵的。”

    大堂经理可不管寸头青年这会是怎么想的,只见他严肃的开口道:“先生,我们酒店采用什么样的垃圾桶是我们酒店的事情,但您损坏了这个垃圾桶,那您就得照价赔偿这个损失了。”

    “玛德,一个垃圾桶怎么可能那么贵,想坑我是不是。”寸头青年语气慌乱的说道。

    看到大堂经理那严肃认真的语气,寸头青年知道他说的话应该是真的,那个垃圾桶确实价值不菲。

    可打坏一个垃圾桶就要赔偿五万元,寸头青年怎么可能会舍得掏出这笔钱,门都没有。

    他眼珠子一转,不等大堂经理开口,直接就往钱包里面抽出了一叠钞票,数也没数的直接丢在垃圾桶旁边。

    “这钱拿去买个新的,劳资还有事情,不跟你们瞎掰扯了。”说完寸头青年迈开步伐就想要离开这里了。

    “拦住他!”

    大唐经理喊了一声,周围几个保安直接把寸头青年拦住了,死活都不让他离开。

    “先生,您要是不打算赔偿损失,那我们酒店只能报警处理了。”大堂经理面色阴沉的说道。

    被拦住不能离开,寸头青年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报警就报警。”

    ……

    半小时后,寸头青年这才一脸生无可念的走出酒店,至于昨晚陪他的那个女人,在警察还没到来之前就已经开溜了,连昨晚的费用都没找寸头青年讨要了,为此寸头青年还省下了一两千元。

    不过比起那赔偿垃圾桶的五万元,这一两千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一晚上啥都没捞到,一二十万就打水漂了,寸头青年现在简直是欲哭无泪了。

    回头看了一眼世纪酒店大门,寸头青年眼里带着晶莹的泪水,他要把这个酒店名字牢牢记在心里,至少以后出门也能跟那些狐朋狗友吹一吹牛逼了。

    他曾经也是一晚挥霍过十几万的纯爷们,一点也不比那些大佬差到哪去。

    感慨了好一会,直到门口的保安走过来想要赶人的时候,寸头青年这才潇洒的转过身,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酒店门口,只留下他那点滴晶莹的泪水。

    拦了一辆计程车,等寸头青年回到了工地上,第一时间就跑过去找洪大海了。

    毕竟十几万都已经花出去了,怎么说也得把昨晚那个何华文的联系方式要到手,不然他可就亏大发了。

    一路小跑来到洪大海的办公室,寸头青年这才敲门走了进去。

    “小李来了啊!快过来喝茶。”

    由于昨晚收到五十万,所以这会洪大海看到寸头青年也是倍感亲切,直接上前拉着寸头青年坐下来。

    寸头青年这会急着打听何华文的联系方式,哪里能耐下心跟洪大海喝茶。

    只见他掏出烟递了一根给洪大海,然后就急忙开口问道:“洪总,我有点事情想跟您打听打听。”

    洪大海也看出寸头青年好像挺着急的,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开口问道:“什么事情?”

    寸头青年也没打算卖关子,直接就问道:“昨晚跟何董在一起喝酒的那两个人,您认不认识?”

    洪大海当即就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你问这个干嘛?”

    “这……”寸头青年咬了咬牙,直接就把昨晚他跟何华文两人一起喝酒的事情说了出来。

    当然,买几瓶黑桃A香槟,跟开总统套房的事情直接被寸头青年省略掉了。

    寸头青年只是跟洪大海说他跟何华文两人一起喝酒,相处得还算愉快,只是他当时贪杯喝醉了,忘记跟那两人交换联系方式了,这才过来打算找洪大海要联系方式的。

    而洪大海听完这些事,当即就一脸冷笑的说道:“你小子可以啊,不声不响的就搭上贵人了啊!”

    “不过很可惜,我也不认识那两个人是谁。”洪大海语气略带嘲讽的说道。

    ps:求订阅,求票。



97isese

上一章:王爷休了我吧 97isese 最新章节 下一章:超级预言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