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楼小说网 > 大炕上的偷乱 > 两禽相悦
本书标签: 我在聊斋当县令  apple watch edition  安壮壮古寨情缘全本阅读     

两禽相悦:

两禽相悦

两禽相悦    白惊歌如愿见到了刘明生的爷爷,关于学校体育馆怨灵的事,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十几年前,老校址那个地方还不是体育馆,是学校的一个破仓库,平常也只是用来堆积杂物用的。

    一开始仓库无人看管,毕竟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被偷。直到有一天,校领导无意中来这边看到了这个仓库后,发现里面有几个大木箱,随便翻了两个,装的都是些以前学校举办各种活动用的道具,考虑到以后可能还要用到以及怕学生们过来乱拿,便要求相关人将这几个箱子和门都锁上。

    赵老爷子是这所学校的看门员,每天就住在学校里,这天晚上,他也是等关好学校的大门上了床之后才突然想起来白天校领导通知他锁箱子和门的事,便急匆匆地下床从抽屉里拿了几把锁就冲去了那个仓库。

    趁着窗户洒进来的月色,赵老爷子摸到仓库的开关,打开灯后他熟练地将那几个箱子锁上就赶紧离开了这里。

    而那个时候,王凯歌正是一年级一班的学生,老师也是发现他第二天没来上学,便在放学后去了他家。结果发现家里没人,问了周围的邻居后也不知道他家的人去了哪里。

    又过了几天,王凯歌依旧没来上课。又联系不上家里人,老师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便报了警。

    报警后便很快找到了王凯歌的母亲孙玉,原来她在几天前发生了车祸,头部受到重创,在重症监护室里一直昏迷不醒。

    他家只有母子俩相依为命,学校调档案,发现王凯歌的联系人一栏也只有他母亲一人。这才知道原来孙玉是未婚先孕,王凯歌的生父早就跑了,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带儿子的。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开始到处寻找王凯歌。然而足足找了一个月,并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五月份,学校要举行运动会,体育老师找到赵老爷子,想去仓库那边找点东西用用。

    就在他们刚打开仓库门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怪怪的味道。熏的几个体育老师差点当场休克,寻着那股怪味道找过去,才发现味道是从一个木箱子里传过来的。

    赵老爷子寻思着难道是只野狗或者野猫死在这了,他也没想多。掏出腰带上的钥匙挨个试这个木箱子的锁。

    只听的锁“啪”的一声被打开,赵老爷子一掀开箱盖子,他差点没被吓死在当场。

    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小孩子的尸体!

    有两个体育老师没绷住,转身直接吐了起来……

    后来警察来了,虽然尸体腐烂了,但通过衣服最后证明那是王凯歌的尸体。这件事当时闹得沸沸扬扬,警方也无法排除他杀的可能。但没有目击者,没有动机,根本无法查出一点线索。

    赵老爷子作为唯一一个有些关系的人,自然被带去了警局调查。但他却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天晚上他去锁箱子和锁门的时候并不知道王凯歌躲在了其中一个箱子里。

    问了他的同班同学,大家回忆了下,也没有玩躲迷藏的习惯。

    最后也没查出来个什么,这个案子也就不了了之了。再后来,没过多久,孙玉也去世了……

    *

    白惊歌在和彬蛟讲这件事的时候言倏梦刚好在门外都听见了,末了,白惊歌开口道:“今晚我要去一趟学校,这件事必须解决掉!”

    “让你们那个潘哥陪你一起去吧,否则遇到点什么事,我帮不上忙。”

    彬蛟话音刚落,门“啪”的一声被推了开来,言倏梦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我也要去!”

    白惊歌:“?”

    彬蛟走过来拽住言倏梦的胳膊,禁不住数落道:“那么危险,你去干什么?”

    “我答应王凯歌下次再去找他玩的,我知道,过了今晚,我可能再也没机会看到他了。”言倏梦一脸可怜巴巴地说道。

    彬蛟正要开口时白惊歌打断了他,“那行,一起去吧!”

    “为什么要带小萝卜头过去啊,那是个怨灵诶!”彬蛟一脸无奈地问道。

    白惊歌没有解释太多,只扔下一句“我先去找潘哥”便离开了这里。

    她前脚刚离开,言倏梦便一脸得意地对着彬蛟做了个鬼脸。

    彬蛟哀怨地叹了口气,一脸复杂地看了对方一眼。

    到了晚上,一辆车停在了校门口。潘哥提前都联系好了,所以看门的赵老爷子并没说什么,径自将他们带去了体育馆。

    去的路上,赵老爷子咂了咂嘴,突然开口道:“那个娃儿太可怜了,当时我打开箱子的时候,箱壁上都是划痕,他的十个手指头都划烂了。怪我,如果我没锁箱子门的话,也不会发生这种事。诶,那娃儿到底躲在箱子里干什么呢?我知道那娃儿死的冤,这些年他也一直没离开,我也没走,等着他取我这性命呢,毕竟是我给他锁箱子里去哩,但他好像又什么都没做……”

    说到后面,赵老爷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变成了呢喃细语,也听不清他在念叨个什么……

    等到了体育馆门口,白惊歌开口道:“老爷子,你就别进去了,回去吧!”

    “啊,这……”赵老爷子想了想,随即点了点头,开了门后便离开了这里。

    推开门,白惊歌先行一步走了进去,彬蛟死死地抓住言倏梦的胳膊,怕她被伤害。

    潘哥很自觉地留在门口把关,夜幕降临后,整个校园是安静的,但这份安静中,似乎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逼近。

    言倏梦刚进去,便挣脱开了彬蛟的手,大声呼喊着“王凯歌,王凯歌……”

    话音刚落,“砰”的一声,王凯歌出现在了一个箱子前,他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见到言倏梦,明显看得出来很开心。

    彬蛟一副气冲冲的模样,闷不吱声地站在一旁。

    白惊歌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小鬼,她其实也挺好奇对方为什么会躲在那个箱子里。

    如果是他杀,还真不确定能不能抓到凶手,毕竟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门卫的那个赵老爷子,他应该真的是无辜的。

    言倏梦过来拉住白惊歌的手,跟王凯歌介绍道:“这个是我的妈妈,她也可以看见你哦。”

    听到这话,王凯歌有些局促,不安地拽了拽自己的手后腼腆道:“阿姨好!”

    在来这里之前,白惊歌交代过言倏梦,有些问题,大人问了小孩不一定会回答,但如果是小孩问小孩,就不一定了。

    这也是她同意言倏梦一起过来的原因……

    “倏梦,去吧,和他一起去玩吧!”说完白惊歌便硬拖着彬蛟去了体育馆的另一边,比划着要和对方打羽毛球。

    彬蛟对她的做法一头雾水,他不愿意过去,因为想保护言倏梦。最后没拗过白惊歌,还是被拖走了。

    等他俩走远后,王凯歌拉起言倏梦的手,带她去了箱子后面玩……

    玩了一会儿,言倏梦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一直在这个箱子里呀?”

    “我吗?”提到这个话题,王凯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回答道:“……”

    ……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周围的怨气突然消失了,白惊歌握着羽毛球的手停滞在半空,任由球砸落到她的头上。

    “怎么回事?”嘀咕了一句后白惊歌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喊了一声“倏梦”就朝着箱子那里奔过去。

    结果她还没到跟前,言倏梦已经泪眼婆娑地从里面出来了,她的身体随着哽咽一耸一耸地抽动着,看到白惊歌,一头扎进了对方的怀里。

    “妈妈……”

    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原来王凯歌的母亲孙玉晚上经常要加班,家里又没有其他人来接他放学。

    后来王凯歌想到了一个好方法,学校的仓库不锁门,每天放学的时候他故意走的最迟,然后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躲到那个仓库里。

    仓库的后面有学校的后门,是铁栅栏的,人很轻松就能翻过去。王凯歌就和他妈妈约定好,等他妈妈下班了,就过来这边接他。

    一开始他就在仓库里待着,害怕的同时又容易犯困,于是便躲进了其中的一个空箱子里。箱子虽是一条一条木板搭起来的,有很宽的缝隙,但赵老爷子那天晚上过来锁的时候并没有仔细看,所以就将已经睡着的王凯歌锁了进去。

    等他醒了后,却发现自己怎么都出不去,十根手指头都抠烂了,血肉模糊,也没能将木板抠开。而那天晚上,他的妈妈孙玉出了车祸,再没醒过来。

    可怜的王凯歌就一直在这等他妈妈接他回家,这一等就是十几二十年,直到言倏梦告诉他说他的妈妈已经不在人世了,他再也等不到了……

    那一刻,王凯歌的心彻底碎裂,但没一会儿,他又开心了起来。因为他妈妈死了,他也死了,那他现在赶过去,兴许还能见到他妈妈。又或者,下一世,他们还能做母子!

    这是言倏梦第一次摆渡灵魂,也是这一次,让她知道了她爸妈这份特殊“工作”的意义,她的妈妈没有骗她,有了阴阳眼,并不是缺陷,反而是上天的恩赐,因为那样,她可以帮助更多的人和鬼魂!

    (全文完)



两禽相悦

上一章:按摩推油小说 两禽相悦 最新章节 下一章:chiese old man老年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