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楼小说网 > 豪婿韩三千刚刚更新章节 > 我的师傅姜子牙
本书标签: 九界修神全文阅读  圣僧的坚硬全文阅读  无限风流     

我的师傅姜子牙:

我的师傅姜子牙

我的师傅姜子牙    秋日打雷下雨,正常。

    以少华山脉为中心,辐射方圆两千公里,疯狂的降雨,如同传说中的史前洪水。

    电闪雷鸣,天地黑暗。

    突然而来的雨,让至少上百座城市的人们措手不及。

    网上盛传,这天气预报果然是个预报而已。

    但在帝国的高层,少数的人们才知晓:一场旷世的决战已经结束了。

    直到天黑,没有任何战场的消息回传。

    出征的人们,没有一个回来。

    一天,两天,三天,半个月,半年,一年……都没有消息,如同永远没有。

    这疯狂的雨,下入了永夜一般。

    少华山脉已经消失了。

    巨大的湖泊,正在四面八方的雨水汇聚之下形成,极度的壮阔。

    大夏龙脉之首峰下万米处,山心原石,大夏的气运之石保住了。

    此一战之后,西天界、冥界,再无信仰。

    此一战之后,东夷天神界、阴鬼社,再无信仰。

    没有人知道天神和照如何死。只知道长野家族一半以上的男丁消失了,家庭崩溃,经济下行。

    也没有人知道上帝是怎么死的。上帝丢了一条命,但大夏越发如日中天,主宰整个世界。

    七天七夜的大雨,没有停过。

    洪水并未泛滥,都归入了新的湖泊。

    雨停后,一个直径四百公里的巨湖出现,惊震世人。

    有人说是少华山龙脉地沉了。

    有人说是发生了核·战,然后形成了湖泊。

    居住在那里的原住民们,得到消息,吓一身冷汗。

    感谢我们的祖国啊,我们提前搬出来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湛蓝的湖水,在秋日下泛着迷人的波光。

    白云,蓝天,清风,这里被列入四省合力开发的旅游区。

    湖成三日之后,一面巨碑耸立在湖面上。

    据说,是当世真龙亲笔提批:秀湖。

    嗯,秀湖,的确很秀,含义深远。

    ……

    庆州,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吴老汉与怀孕三个来月的妻子,婚礼如期举行。

    儿子没有回来。

    定下的儿媳妇董名姝也没有回来。

    亲家公董文武董二爷还解释了一下,吴秀与董名姝已经办证了,出去旅行放松了。

    婚礼上,林英娥出现了,她是个巨大的意外的惊喜。

    年轻、美丽、温婉大气,神色如神,活似英娥观中的英娥娘娘下凡来。

    震惊全场。

    吴老汉泪目,憨憨的哭叫道:“娃他娘啊,今天我结婚,你咋求活了呀,老子到底该娶哪一过嘛?”

    全场哄然大笑,气氛推向了高潮。

    还是董二爷稳得住,主持了大局,叫亲家,你别慌啊,亲家母一定有话说。

    林英娥给了老汉一个深深的拥抱,说:“老吴,谢谢你了,辛苦你了。没事,你结你的婚,娶了这位妹子就好了,祝你们幸福。我还活着,还要等秀儿回家,咱一起等秀儿回家。”

    “嗯,娃他娘,咱一起等!”

    全场好感动。

    都知道秀儿,是个神奇的娃,是父母的骄傲。

    但谁又知道发生了什么呢?

    只有董文武,接到过一个神秘的电话,说大夏感谢他培养了为民族作出巨大牺牲的女儿。

    并且,对方承诺,董氏家族,将成为大夏世家之一。

    电话里,那声音都有些哽咽了。

    董二爷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也是泪水奔流,表示了感谢,并询问:秀先生呢?

    “秀……秀先生可能活着,也可能……”

    电话挂断了……

    董文武站在窗户边上,仰望天上的明月,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生前……是的,他知道这要说成是生前了,生前女儿最大的梦想就是董氏名列世家,站在大夏经济帝国版图的诸侯之位上。

    很久很久,秀先生未归。

    异父异母的弟弟吴小秀都出生了,成长了,十岁了,十二岁了……

    连董二爷都再娶了亲,生了个女儿董名月,两岁,六岁,九岁……

    英娥观依旧香火旺盛,但英娥娘娘已经去了秀湖边居住。

    最好的湖边别墅,大夏顶层出资。那是唯一块拥有私人产权的地方。

    其他人,不管有多少钱,多强大的势力,在那修房子——违建,必拆!

    最美的湖边,最好的别墅,暗中最强的安保,最美的母亲,最没有希望的守望……

    旅游路过别墅的人们,远远的路过,但凡在那里拍过照,留过影的人们,似乎运气都会不错。

    只是前往旅游的太多,能走到那里的也不多,所以,并没有成为网红打卡地。运气不错的人们,也联想不到那里去。

    那里,依旧清净,美丽,留给母亲最宁静的等候时光……

    十四年之后,欧阳平真龙出世,荣登大·宝,感慨万千。

    这里面,老陈家也出了不少的力。

    老陈家是忠义家族,在没有秀先生消息之后,着力培养了欧阳平,当成是先生的遗愿一样。

    果然,一切成真!

    几乎每一年的中秋、过年,欧阳平都会去秀湖边,探望天极大帝之母,拜为义母,极尽孝行。

    当然,林英娥也从欧阳平那里知道了相关的消息,慰然而笑。

    用她的话说:亲儿子能为阴阳之帝,义子为人间之帝,老身也是满足了。

    实际上,这个美丽的老身,一直那么年轻、秀美,圣洁如初……

    有平老大的关照,董氏家族也是如日中天,俨然有天下第一家庭的架势,也是牛逼。

    而吴秀……秀哥,秀先生,天极大帝,他已经……

    他知道,如果没有耶合华与和照的自爆,阴阳阵图绞杀二圣是很快的事。

    然而,这俩自爆了。

    在被超强爆炸冲击之下,吴秀被冲击出上万公里,然后落地,昏迷。

    先前紧捏的双拳,终于还是松开了。

    里面,所有参战的阳人、仙人、阴修的最关键的一条从来没有被塑造过的魂出现了。

    这是天极大帝最后的塑造——永生轮回之魂。

    一条条魂体,很快消散在空中,不见了,各有各的际遇,各有各的轮回。

    但是,天极大帝给予的魂语祝福是:不忘记历史,不背叛承诺,便是永恒的道心。

    而天极大帝,深度昏迷。

    全身已经破烂不堪。

    他躺在了肯特拉尔山的龙族故乡,在祖龙的龙牙之顶峰,沉睡。

    伤口在流血,崩坏,露白骨。

    然后又自动愈合,却留下了痕迹无数的伤疤。

    当他醒来之后,自视,满身的伤痕,怎么样都无法复原。

    还好,脸挺好的,还是辣么的帅。

    当然,他有天极大帝的法力,也能全身易容成为世间最完美的男子,但他并没有。

    只不过,自悟之后,才明白了。

    极点爆炸之后,他和耶合华、天照都孕生了出来。

    他是正主,人家俩是边脚料,但实际上如同世界之母的三个儿子。

    唉……为了天下太平,为了大夏安宁,这也算是大义灭亲了。

    仔细思考了之后,他知道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并不回家,长时间不回家。

    于是逆时光而漫行……接下来,神奇的记录产生了。

    时光逆行三千来年。

    东周时,有山间女子河边洗衣服,口渴,摘李树上唯一的一枚果子食之。

    归家后,孕。

    未婚而孕,族人嫌弃,此女便隐居于山岭之中。

    整八十一年后,此女依旧年轻如故,诞下一子,却白发如银似老头,面色嫩泽。

    恰出生时,有一玄袍青年路过家门。

    此青年高大修长,面生如玉,约二十七八年纪,一脸淡淡亲和的微笑,手里夹着一支烟。

    青年踏入家门之中,笑道:“无父有母,食李而生,此子当姓李也。观其面相,双耳隆运,名耳吧!生而白发,小名遂老子也。”

    母亲从来见过这么亲和的男子,因为人人视她如猪狗,不贞不洁之象征。

    于是,感激不尽,请教先生大名。

    先生微笑不答,道:“好生教养,此子必当大成。”

    随后,在老子身上摸索了一番,留下一些书籍,便原地消失。

    老子母亲,惊为天人,抱子下跪,直呼此青年为天上人,是儿之师。

    在座的诸位,理当猜得出来,玄袍青年,乃天极大帝吴秀也。

    三十年后,母逝。青年老子已入周为官,掌控东周图书典藏之事,博览群书,赏识渊博。

    终有一天,吴秀入典藏馆,拿了两本书给青年老子。

    老子识书,“道德真经……太上忘情篇?”

    吴秀道:“徒儿,参悟之,便成大道。”

    老子大喜,叩拜:“生时赐名之师,老子明了!敢问仙师之名?”

    “天极大帝也。”

    话音落,人影已消失。

    老子怔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随即,数十年参悟,于书中得一青牛化身为实体,便已窥见大道端倪。

    遂骑青年,过函谷关,引发紫气东来,最后被关口守将所拦,便丢下《道德经》五千余言,骑牛西去。

    于老君峰顶老君观,悟道百年,化仙而去,踏足天庭,号太上,维修法度,旺盛大夏阴阳,念念不忘传道之师。

    ……

    时至东汉末,四·川,青城山。

    青年张道陵于山中以符、丹救济苍生,驱赶瘟疫,收效甚微。

    某一日晚,吴秀驾临,一身玄袍,教诲曰:

    “奉老子为师,祈求真经相助,可功成。”

    张道陵大喜,照做。

    于第二日,喜召太上仙魂下丹,传授签核、丹法,并赐天师剑一把。

    百日之后,天师道立下基业,但遵循吴秀之说:后辈天师,能者居之,不可以家传而私。

    张道陵叩首,应诺。

    百年后,张道陵飞升天庭,天师道已壮大无匹,辈辈相传。

    ……

    公元0年,西·方,古罗马帝国城市伯利恒的一家客栈。

    受帝国大帝之命,所有人都回原生地去。

    一个叫玛丽亚的怀孕女子,没能住进客栈的房间,只能在马棚里过一夜。

    天色渐暗时,玛丽亚在马槽边诞生了一名男婴。

    其时,西边的天空突然升起一颗灿烂的星辰,照亮的整个城市和原野。

    但就在刹那之间,一只大手突然横空而出,捏住了星辰,轻轻一捏,大地上,下起了漫天的光雨似的。

    没一会儿,大地陷入了黑暗之中。

    隐隐的,天际深处有些暗流涌动,响起了一声:“法~~克!天极老贼,你……”

    然后,一道无形的锁链飞出,带着锋利无比的龙头,直刺天际。

    “扑”的一声,天际深处的暗流平静了。一支黑乎乎的长矛,落在了荒野之中。

    吴秀站在马棚外,一身玄袍,淡淡的说:“死都死了,就不必再折腾了。极点原生的荒野里,边脚料就是边脚料,永远也不能再作乱了。”

    “你以为,你寄身于他,吸取这些西方古民的信仰之力,就能在将来干翻我以及大夏吗?”

    “错了,你就是个弟弟,现在还是个死的了,轮回也没有了。”

    随后百年,天极大帝一直坐镇伯利恒,目睹了马槽边诞生的婴儿的一生,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青少年时期,这个叫做耶合华的家伙放羊,学木匠,好酒如命,连婆娘也没娶上。

    人近中年,终于娶了个寡妇,并享受了寡妇前夫留下来的大笔财产。

    寡妇的前夫,死于多辆马车的车祸之中,谁叫他们有钱人自己在赛车呢?

    这一切,吴秀只是目睹,甚至并不知道这寡妇会看上耶合华。

    耶合华有钱了,醉生梦死,一天天的,更不务正业。

    到后来,连孩子也没有生出来,酒精能杀·精啊,这是真理。

    十年后,寡妇死掉了。

    耶合华没有钱了,居然选择了造反。

    造反还没有开始,便被执政官发现,本来是要处以绞刑,但执政官要修宫殿,正好耶合华是个木匠,于是特赦。

    直到宫殿修好的时候,耶合华百岁之龄,无疾而终。

    吴秀满意的离开了伯利恒,并留下了一部叫做《圣人经》的东西,著作权还是署名了耶合华。

    后来的信众们,美化了一切,歪曲了天极大帝的意思,拔高了耶合华,吴秀自然不在乎。

    西边的蛮人,就喜欢折腾,还要怪东边大夏呢!

    反正,真身耶合华出生的时候就挂了,也不会有后面的事了。有些坏东西,从根上斩了是最好的嘛!

    ……

    公元前230年,东夷大地东边有天神殿,还只是一片原野。

    但这一天,一枚金星在天际闪动,似要降临这片原野。

    原野的尽头,有一个偷·人的女子,怀了孩子,即将分娩。

    吴秀站在原野上,无形的天极锁链打出,金星被打成了粉碎。

    天际深处一声叫骂:“八·格·牙·路……”

    然后,平静了,什么也没有了。

    只有一枚金轮,掉落在原野上。

    吴秀冷哼一声,道:“三眼狗,没你什么事了。金星算什么东西,人不人狗不狗,男不男女不女的,你难登大雅之堂,登了也只是个奇怪玩意儿作笑柄尔!”

    “以后,这片原野还是原野,不可能有你的天神殿拔地而起,再抬升到东天庭上去了。更不可能你丫跳出来干老子和大夏了。”

    “嗯,金轮不错,回头送我给我异父异母的弟弟吴小秀当玩具吧!”

    随后,一声啼哭,原野尽头的偷·人之妇的孩子出生了。

    生有三只眼,罗圈腿,丑陋无比。

    产妇当时就吓死了。

    可惜的是,产妇的丈夫,还抚养了他长大,取名和照。

    随后秀先生目睹了这个叫和照的家伙作死而短暂的一生。

    十八岁,附近的男青年都早早成家了。

    和照丑,没得女人要。

    嗯,他收拾了原野上所有雌性的动物,猪、牛、羊、野兔。

    二十岁那年,古大夏来了很多的船只,下来了三千童男童女,一些衣甲鲜明的武士,以及一个叫徐福的炼丹方士。

    和照很兴奋,半夜去打长偷一个女娃回来。

    刚进到古大夏人马的驻地,被发现了,一长矛把他戳死了。

    看到此处,吴秀摇了摇头,“有时候靠手不也一样么?唉……爱啊,不想做就不得死。”

    随即,不管后面发生什么了,秀天师撤……

    ……

    随后,吴秀用了很长的时间,目睹了太上娶妻,生魔主、生宁、生羿儿……

    也目睹了冥王宁生章非……

    章非猛,便把圣矛给了他,悄悄的,来无影,去无踪。

    甚至,指点出了全真道的开道祖师全真子。毕竟,道术还是要百花齐放才行。

    这一日,龙虎山外,一个辍学的十来岁的孩子在路边茫然的看着天空,背诵着古词:枯藤老树寒鸦,小桥流水人家……

    吴秀拍了拍他的头,“哎,小朋友,是昏鸦……”

    “可我为什么觉得是寒鸦呢,叔叔?”

    “哦,好吧,只要你觉得,就是你觉得吧!你父母呢,过世了?”

    “嗯……都过世了,车祸,我也上不了学了……”孩子眼神悲伤不已,泪水流了出来。

    “你去龙虎山吧,找一个叫宝灵的道长,他可以安排你的后半生。”

    “龙虎山,我身后的山吗?”

    “是的……”

    两个小时后,青年宝灵真人在山口带走了这个孩子,因为他收到了天极大帝的真谕。

    一个小时后,第64代天师收孩子为65代徒,赐道号:寒鸦。

    寒鸦对师傅讲他在山外碰到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叔叔,感觉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在哪儿见过。

    师傅看看青年宝灵真人,笑了笑,孩子的话,能信么?

    ……

    这年,那一日,深冬,冷刺骨。

    龙虎山市龙虎中学,校门口。

    最优秀的校草张品泉,身材高大,面容俊朗,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正在校门口准备坐车回龙虎山道业基地。

    龙虎山的弟子们,还是走出来了,白天读书学习,晚上回去修道。

    小丫头名叫张品灵,她突然指着街对面一个穿着大衣的男子侧影,道:“哥哥,那个叔叔好像在哪儿见过。”

    张品泉虎目一瞪,“不会吧?他的身影好像一条狗哎!”

    张品灵却莫名的叫道:“叔叔,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吗?”

    吴秀一回首,满脸灿烂亲和到让一切带货的笑容:“阔以哒~~~”

    张品灵俏脸兴奋,羞涩得满眼小星星,“哇,好暖的大叔……”

    张品泉:“……”

    等到他回过神来时,大叔已经骑着一辆超拉风的摩托车远去了。

    “你大爷的,敢欺我妹的便宜,找死啊!”

    张品泉暴怒,定身术直接打过去,但吴秀的摩托车一路炸街,扬长而去。

    张品泉惊呆了,这怎么回事?不行,回家得找爸爸要两颗丹药啊,道力还不够的。

    再看看妹妹,小丫头啊,花痴的看着摩托车远去了。

    哥哥的心里啊,唉……无解了……下次碰到那家伙,我要打败他!

    ……

    又一年,又一日。

    庆州街头,深夜,一个走失的十岁的小女孩,蹲在街边哭泣。

    黑暗中,吴秀递了串漂亮的糖葫芦过去,“潇儿,拿着吧,哥哥带你找妈妈。”

    叶潇儿抬头看着吴秀,“哥哥?大叔,你是大叔好不好?”

    不过,她接过了糖葫芦,吃着真甜,跟着吴秀,很快找到了家人。

    叶潇儿的单身母亲,推着沉重的板车,拉着满满的蔬菜,要给一家饭馆送去。

    见到女儿,她真是激动万分,连声感谢着吴秀这个大兄弟。

    吴秀笑笑,转身便走了。

    叶潇儿大声道:“叔叔,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嗯,等你长大的时候。”

    吴秀消失了。

    但留下的暗中护身符,锁了她的三魂七魄,就是想死,也死不了。

    初恋,我就只能拿这个来拯救你了。

    原来的遗憾,终于在吴秀参透了时间奥秘之后,弥补了。

    只不过,时间有点混乱。

    而他拼力保留第四魂的人们,都活着,挺好,只是时间依旧有点乱而已,不过,没关系啊!

    这一年的这一日,吴秀到了庆州大学,梅玉香和董名姝一起走出了校门。

    两个人还是那么美,温柔似水的师姐;傲然凌秋的绝世董小姐。

    两人看到站在校门边的吴秀,一脸灿烂的微笑让她们皆是愣了一下。

    董名姝皱着眉头:“这男的,好熟悉啊!”

    梅玉香点点头,“我也觉得,好奇怪的感觉啊!”

    吴秀心里暗爽,只要本帝开启你们的记忆之轮,你们就什么都想起来了,今天晚上,团圆大结局啊!

    正那时,中年李虎开着吸人眼球的劳斯莱斯过来,“玉香,回家了。”

    梅玉香微笑道:“爸,名姝今天晚上去我们家呢!”

    董名姝赶紧上前:“李叔好啊!最近生意好吧?”

    “好啊好啊,你俩的设计,让我公司竞标成功了。正好,庆祝一下呢!上车!对了,名姝,你姐姐董名月和姐夫吴小秀从国外回来了。”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啊李叔。”董名姝一听,好激动。

    “他们给你惊喜嘛,还是我去接的机呢!你爸不空,跟你赵江叔去南方谈生意了。”

    “是赵江叔他老丈人陈伯发爷爷家的生意吗?”

    “是啊是啊!听说你赵江叔他老婆陈凌宵怀上了。”

    “哦哟,太好啦,太好啦……”

    “……”

    大劳开走了,三个人的对话让秀哥一阵阵发懵。

    师姐是虎子的女儿了?

    赵江取了老陈的侄女陈凌霄?那不是老陈配给我的吗?算了算了,人都怀孕了,挺好。

    异父异母的弟弟吴小秀都长大了?跟董名姝的姐姐还是一对儿?

    得了,这就没法开启记忆之轮了,咱还得穿越一下时光,给弟弟的童年送个金轱辘回去当铁环滚着玩儿呢!

    送了金轮之后,还得去秀湖看看咱妈,顺便带她来先见见儿媳妇嘛,嘿嘿……

    当下,天极大帝遁……

    (全书去特么的完)

    附:

    感激我的新老书友倾力支持,粉丝榜上都有了,不一一罗列。

    上一章的作者的话也讲过了,各种原因,此书就这么烂透了,秀哥还是个待处理的处,是那根极为遗憾的事。

    不过还好,本站新书《罪婿》已上传,不一样的野路子,请好吧您嘞!

    2021.2.25,让我们再出发,力创辉煌,不会再像这本这么挫了!

    多谢关照,人人均送“天极大帝护身平安健康发财符”一枚,哈哈!



我的师傅姜子牙

上一章:龙王传说最新章节 我的师傅姜子牙 最新章节 下一章:印度性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