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屏楼小说网 > 色偷偷资源站 > 柏木美铃
本书标签: 莫琳娜  育龙  乖宝贝把这个放进去     

柏木美铃:

柏木美铃

柏木美铃    不大的诊所里遍布绿植,暖黄色的沙发软软的,地上厚厚的毯子踩上去也很舒服,yuri头重脚轻有些飘飘然。

    导诊台一位五十几岁的男人戴着老花眼镜在翻看资料,空气安静的只有两人的拉扯声与纸张翻看的声音。

    但这沉静的空气中又不显肃穆,只让人感到轻松,一种繁华世界外的心灵栖息地。

    宁静,祥和

    拉拉扯扯终于到导诊台前,秀英松开拽yuri的手,yuri也抚平身上的褶皱,喘了口气。

    “皮卡丘,预约成功”秀英打开手机展示页面的预约页面

    纸张翻过了一页,导诊台的男人在纸上写着什么,在yuri开始怀疑这家诊所的服务质量时,男人举起手里的册子示意可以进入诊室。

    yuri为自己的浮躁羞愧,原来他是聋哑人,脸上一红连连弯腰道歉,对方只是一副寻常模样。仿佛自己刚刚的坏脸色他没有看到一般,这只让yuri更羞愧。

    “那,那我先进去了?”不自在的问秀英

    “嗯,你进去吧,我就在旁边的手工室等你”

    “手工室?”

    “就那儿”顺着秀英手指的方向,yuri看了一眼记住方位而已。

    轻轻推开诊室的大门,有了刚才心浮气躁的情绪,yuri调整了不少。

    房间内比大厅看着更让人舒服,轻音乐不断环绕,古朴的大桌子上没有一点摆设是关于诊疗有关,比女生的梳妆台还乱,一张大摇椅占据了一半的地面空间。

    “来了?”

    就在yuri还在打量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出现在yuri的视野中,花白的头发微卷,就像天上的云一样松软。

    身上没有严肃的白大褂,只是简单的素色粗针毛衣,下面甚至还穿着家居羊毛拖鞋。手里着类似剪刀的工具,似乎还在专注着手里的活。

    “嗯,来了”

    yuri有些拘谨的把肩上的包包向上调了调,有些拘谨的等着诊治。

    “过来帮我把这个竹篮编好,你会手工对吧”

    “啊?会”

    长者之命不可违,yuri连忙放下肩上的包包和手里紧握的手机上前帮忙。

    竹篮只刚刚做好了底部,中间的圆形要一点点耐心的,细心的编织上才能使用。

    竹皮不算软,两侧又锋利,yuri为了不受伤一刻也不敢分心,仔仔细细的把一根竹皮仔细的来回围绕,零散的头发都因为碍事儿绑上,一刻钟后完全忘记自己是干嘛来的,只记得干活。

    编织竹篮她也是第一次做,费了不少时间探索才获得要领,慢慢做着逐渐兴致渐浓,待做好时华灯已经遍布。

    “手真巧,比外面那个丫头强多了”

    “你说的是……”

    “皮卡丘”

    “哦”原来都是叫别称,yuri心里记下了。

    “她来了两个月废了我好多的竹子,后院的竹林都要她浪费光了”老太太满脸的慈爱。

    “她就那笨样,对了”

    “嗯?”

    “我是来治”病字如何也说不出口。

    “你是来问什么的?”

    “我就是总要看手机,总是怕……”

    “你下午看了吗?”

    “啊?我没啊,你不是让我……“

    老太太很有深意的模样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只说下周再来一次,竹篮需要上颜色,这次恰逢颜色短缺只能等几天了。

    yuri从屋子里出来时秀英早就不在手工室,左右转了两圈才看见一大一小两人蹲在爱茶几的角落里死死注视着微波炉里转动的烤红薯。

    微波炉里红薯一圈圈转着,两人的眼神也跟着一圈圈的转,橙黄色的灯光打在脸上暖暖的,也许这就是简单的快乐,让人宁静的力量。

    回程的车辆内放着布鲁斯音乐,两人人手一个烤红薯,满足的勾起嘴角。

    “呀呼~”

    “你终于活过来了”

    “也不算是,我只是尝试着让自己活得更好”

    “那我的钱就没白花”

    “知道了,知道了,不用提醒我您老尽忠了,走,姐姐请你吃饭”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

    因为对父亲的承诺,楚辞原有的工作计划不断提档,好多事情都重新排期,删除原本可有可无的,最近压缩行程忙的不行。

    “这是你王叔叔,现在主管邻省的土地问题”

    “您好,以后承蒙多照顾”

    “年轻有为,年纪有为啊,我们这帮老家伙跟不上这时代了,以后还是要看你们的”

    楚辞脸上挂着笑,低头应承的,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他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营养的对话,可这似乎要变成日常了。

    “老王你才50就开始说这话,我再过几年都要60了”

    “说什么呢,楚兄,咱们不一样,您这有男丁可以接,我这……”双手一摊,他只有个女儿,传无可传。

    “现在巾帼不让须眉,说不上比我这儿子强”

    楚父看着楚辞好长时间不说话,又客套两句带楚辞走向另一位需要认识的长辈“有进步了,就算不耐烦也忍住了不是”

    “你看出了,那王叔叔也看出来了,我还是没进步”

    “你小子倒是知道,我刚跟你爷爷出来时,可没你站的住,我记得那次在跟一个长辈说话时抖了两下腿,回去被踹了三四脚”说话间,两人到了下一个长辈面前,楚辞调整表情“您好叔叔,我是楚辞”

    因为楚父时不时说出些自己的趣事,两人的感情也在慢慢的修复,只是男人不像女人那么善于表达,表面还是冷冷的。

    楚辞会时不时帮爸爸泡一杯茶放在桌子上,放下也不说话转身就走像一头倔牛一样,楚父也会提醒楚辞先吃一碗面在与自己去参加会议,这一切楚妈妈都看在眼里。

    一段集中的交际活动,楚辞可算是在圈子混个脸熟,因为建筑师的身份,应付起什么也不费力气,只是人际关系利益方面还要慢慢摸索,还好楚父不断提点他。

    又是一个午后,刚帮父亲处理了一份文件,楚辞握着咖啡站在窗边看着下面绿地,忽然想起上次yuri在窗下招手嘴角挂起笑。

柏木美铃

上一章:方舟子 周立波 柏木美铃 最新章节 下一章:54271